首页 > 社会 > 奇闻趣事
又是星期天
新时代消费网 2019-02-22 16:40:42 

文/吴金鹏

 

年终法院比较忙,既要赶案件进度,中心工作也多了起来。

此时下午五时,卷宗堆积如山,待写文书桌边排队,先不去管它了。协调会刚开过,汇总材料需要写出,盯住电脑上冷冷字块,我默想着布局谋篇,一任夜幕如期降临。

点上一只香烟,在烟雾弥漫中,让身体松懈开来。

再晚走两个小时吧,明天双休日,周末也不能例外了。

庭长电话追过来,说:“尽快形成材料,今天的会议材料待上报签批后,下周就发。”“好的”,我的眼皮直跳,只在电话里应承着。

人到中年,是最怕麻烦的,每天踏踏实实上班,懒得操心杂七杂八的事情,一心一意办理好案件,总有额外的中心工作交办来,又不好意思发牢骚,只能沉默以对,然后加班完成任务。

四周静悄悄地,电话铃声又响起,此时此地,不是庭长再安排工作,就准是老妻来电催我归家。拉倒吧,都什么时候了,我连电话都懒得接了。

进入员额法官后,仿佛有一把雨刷,不紧不慢地,一下一下地,拂去了的许多生活蒙尘,过往的庸懒闲散不再有,想起这一段的工作,好像浑身充满干劲,时刻有准备向前奔跑的感觉。

四周更静了,自己独处一室,能听到那半夜里远处的车流,都汇成低沉的沙沙声息,好像有人正在没完没了地撕扯着封箱胶带。时间无情地流动着,烟卷燃尽,烟雾腾升,从电脑上抬目,先喝上一杯咖啡吧,能让大脑更清晰起来。

一边敲字不停,一边想着心事,好就好在我的家庭后方稳定,并无过多拖累,依旧自信满满,追记的材料已经现出雏形。

窗外早已一遍灯火,坐在椅子上,默默地润色着初稿,突然双耳嗡嗡作响,又有电话铃声响起,仍是老妻催归。

“都几点了,还不回来!” 老妻声音里多了些不满。

表情恍惚之中,只见电脑左下方,显示着晚上十点,抬眼盯住那窗外,一些高高低低楼群,全隐入夜色里,那起伏连绵的大都市,好像都凝固了。

立在窗前抽烟,寻觅着灯火斓珊之处,在那夜色的浪尖,波谷里,仍有身影忙碌着,影影绰绰几多灵魂不安者,共谱着小夜曲。追梦者心灵寄托之处,也许只在那片灯火里了。人到中年的我,案件办不完,杂七杂八的事特多,无论是偶然发生的,还是挥之不去的,仍然让心劲十足的我,要与时间较着劲,人在追梦途中,劲头鼓胀得无法自制,不惧时光不居,思绪游荡处,更无视那浓墨夜色。

又有来电催归,便不耐烦了老妻,脱口而出“好,好,好,我马上就回去!” 回应口气生硬,大声喊出的调子竟吓了自己一跳。

“马上又是多久?现在就回,天天熬夜,不能早点休息,身体会弄垮掉的!”妻子回应的口气里,竟也全是抱怨。

我声音低了下来,几乎能听见心跳,“回、回、回,现在就回,立马就回!”手握电话的我,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些叹息。

手里一堆活,初稿还得再看一遍,算了,今天也就这样了,关上电脑,不再润色初稿,一切就等着明天吧,站立起身来,极其不舍地披上外衣,终于灭了灯,毅然决然地走出房门。

因为没有人说笑走动,立于走廊上,便听见了那寂静的声音,仍有办公室亮着那灯,加班的同事各有各的周末忙碌,办公室就是竞技场,垫底的状态最叫人绝望,业绩论英雄吗,排名永无休止,有一种内在的动力,让大家充满正能量,仰视星空,身处沟渠,也要守住那突出业绩,一丝丝火苗跳荡,守卫着内心的宁净,激励着负重前行。

“蝉躁林愈静,鸟鸣山更幽。”下楼步入前广场,回看静悄悄的办公区,各层均有灯光,斑驳陆离地闪烁,星星点点璀璨着十三层大楼,一如一幅图画,蕴着法院人的梦想,一种神秘的火焰,燃出新时代的气象。

不进入状态,员额法官就要被淘汰,入额办案庭长也不例外,悄悄地变化着的日子,人人动力十足,要消灭旧积案,全院都在清欠账,新使命要质量更要效率,冷静下来想一想,突然有所触动,单位过去的那点事,说起来就叫人感慨,业务小天地,变化如此之大!曾经的钱途和前途,职位与晋升,上位与不上位,都不重要了,此时人的灵魂,好像是黑色的,墨黑墨黑的,一种你争我抢的较劲,寓象无象,无形之形,无象之象,未来已经来临,到底不一样了。

踏上那归程,在这半夜时分,一种静谧严严实实地裹围来,让自信的步履,踏出轻快的夜色足音。

家中客厅灯光明亮,妻子仍坐在沙发上在等我。

脱下工装,仍换上拖鞋,一屁股坐进沙发里,半天不再动弹。

见我有些疲惫,妻子很是关心。“怎么啦?”

“没有什么,案外中心工作赶急,材料出不及,今天有些疲惫!”

“那就别看电视了,早点洗漱去睡觉,明天去逛公园,与儿子一家相约好的。”

“噢,差点忘了”的确说过多次,可不吗!又是星期天。

“可是,明天我还有事,还是你们去吧!”

“那也要早点睡,身体最要紧。”

要选对的事情做,再把事情做对,身体倒在了床上,内心里仍在喃喃,恰在似睡与非睡之间。心想公园先就不去了。明天是周六,还有个星期天,再说吧。

第一缕曙光,给第二天的窗口镶上一道边,新的一天像一串念珠,就套在了手脖间。

两只家猫早已冲入房间,纷纷立在床边呼喊,不得不挣扎着起来,要为猫喂食,要清扫屎尿粪便,这清晨第一件事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总是不敢担撂。

有时候,努力就是一种心安理得,周六我又加一天班。

妻子刚逛街归来,当晚归家的她说:与儿子讨论了你这个不称职的父亲。

“哦,真的?”我敷衍着。

“说你,瞎忙没效率,每一个星期天,都不能好好过,心情不好工作那会有效率,整天不归家,星期天游园有亲情又锻炼,放松身心不好吗?瞧你可怜样,整天疲惫不堪,长久也不是个事呀。”

“那又能怎么办,活总干不完。”

“正是活总干不完,就应听我的,明天公园走走,看看会咋样,小半天时间游玩加锻炼,一准提高工作效率,别总是不相信,有张有弛心情就会好,手里更出活。”

我顾左右而言他。问起孩子们,他们一家现在都怎样?

他们还有空去咖啡厅,比你会生活,大家都挺好,就是担心你,总问爸爸几时退休?”

“退休?那还得几年吧!”

眼睛望向别处,心里好笑起来,心想,入额的日子刚开始,尚且割舍不下呢,退休?没想过。

当下,院里的确有提前退休者,也有主动辞职者,都是以前不可想象的事。人生不如意,月亮不常圆,在空前压力下,没有坚持下去者,各有各的选择,时代在进步,大环境在变,人心是导向,脚步会投票,滥竽充数者一定会被淘汰,不努力就没有成就感,以往做事一如雅士吟诗,或儒家读经,不慌不忙,好像儒而有道,志趣不紧不慢,其实,我爱审判工作,最不可接受的,就是无所事事,当年迷茫之际,有力无处使。入额后工作忙碌,却大有希望,手里有了案件,忙并快乐着,争上游加班加点,尽职尽责默默付出,正是我的选择,一入员额深似海,有了发挥能力的机会,生存得就如此鲜活,忙又算什么呢?仍可忙里偷闲呀。

明天又是星期天,周六晚上,正是难得的一点安静时光。

晚上,竟淅淅漓漓地下起了小雨,雨滴就在窗玻璃上,敲出了我最爱听的声息。站在灰蒙蒙的窗台前,重温往日的休闲。

归队办案,工作需要做到极致,方能放出自己的光彩,多年不办案了,必须要让一些不信任都能变成一种信赖。

当然,也要好好珍惜每一天,有多长时间,一家人不在一起吃个饭了,也很少去逛逛街,更谈不上专门去公园走走了。

也不怪妻子怨言,入额以来,与家人在一起时的时间确实很短暂。

手里活多忙不过来时,加班加点感觉才能踏实,案件办理总有不顺的时候,能够做到的努力,总是远远不够。

盯住窗外雨滴,我的喉咙开始发紧。妻子的唉声叹气,就是这样一点点地积起的,也许不是个好丈夫,总不愿意承认亏欠家庭的,正是一种自私,家人要求一起去公园,就要珍惜在一起时机,必须要偷得半时闲,越来越深的心理压力,弓满弦易断,合理安排人单纯,会享受一下眼前时光心就不累,还能快活似神仙,也不算是懈怠懒散。

“明天到底能去公园吗?”妻子又在追问,她的期盼,明显得一如非洲人的明眸皓齿。

转向妻子,我脱口而出“好,好,好,明天去人民公园,我负责拍照!”

妻子一脸笑意,那一种神秘的笑意里,就藏匿着美好的明天。

妻子解释说:“一松一驰人生常识!同样时间就有不同的内涵。”

是的,一种生活的心境,必须要紧紧抓住,但愿当一切都变成发黄记忆之前,不再留下遗憾。

今天准时入睡吧,毅然决然躺到床上,我昏昏欲睡起来,梦里仍然念叨着:明天又是星期天,---又是星期天!


上一篇:川大高颜值学霸寝室分享保研心得:制定“寝室公约”
下一篇:今生,情人节第一束鲜花送给她
为我推荐为我推荐
河南淮滨:警民白衣天使协力急救伤者
河南淮滨:警民白衣天使协力急救伤者
川大高颜值学霸寝室分享保研心得:制定“寝室公约”
川大高颜值学霸寝室分享保研心得:制定“寝室公约”
混合现实:打破真实与虚拟之间的墙
混合现实:打破真实与虚拟之间的墙